欢迎访问舞月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散文?>?文章正文

有关粽子的散文

时间: 2019-10-14 17:36:01 | 作者:Admin | 来源: 舞月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85次

有关粽子的散文

  粽子的味道美极了。箬叶散发着清香,咬一口粽子,甜而不腻。它既是消暑开胃的美食,又是营养丰富的佳品。下面是ag客服|官方网站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有关粽子的抒情散文,供大家欣赏。

  有关粽子的抒情散文:粽子

  对粽子特殊的感情,源于我上学时的那段记忆。

  小的时候,粽子是那样的香甜可口,甜甜的蜂蜜抹在豇米上晶莹欲滴,那股夹杂着豆沙和枣泥的甜美顺滑,伴着粽叶的清香,令人难忘。不是每年都能吃到粽子的那个童年,照样无忧无虑,在我12岁的时候,跟随着父母一道去了青海生活,陌生的环境和难以适应的气候让我对于粽子的所有记忆逐渐模糊起来。

  举家迁往青海工作和生活,是父母人生的一次抉择,12岁的我不会了解父母对于他们自己这个重大决定的那种复杂心情。他们为了生活为了三个儿女都能有一个美好的将来,在那个多雨的秋天,告别了老泪纵横的爷爷,踏上了西去的列车......

  在青海的十年间,留下了我的少年时光,同样给了父母的人生铭刻了影响他们一生的记忆。那时,父亲废寝忘食的拼命工作,母亲无微不至的照顾着这个家,日子虽然清贫了些,但是一家人相依为命,其乐融融。那种人地两生、身在异乡的漂泊感让父母亲对我的学习要求的非常严格,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拿出好的学习成绩不让他们失望。在青海那段时光,不到40岁的父亲努力工作,我在刻苦读书,错过了很多个端午节,也忘记了小时候粽子那甜甜的味道。

  我19岁的时候,父母完成了他们对三个儿女学业的任务回了陕西老家,父亲被安排在政府上班,我自己一个人在青海继续着没有完成的学业。

  有一年学校放假,当我下了火车,兴冲冲的走在老家那条最热闹的街道上准备回家时,我看见了我今生难以忘却的一幕:我的母亲,手推着架子车,上面摆放着炉子和很多热腾腾的粽子在沿街叫卖:“粽子粽子甜粽子”......那个我今生最熟悉的声音和最爱我的人,我的妈妈在老家的街道上卖粽子。在别人眼里,去青海生活了那么多年的父母,应该是“镀”了一层金,发了“洋”财的,但是今天为了生计,回老家竟然卖起了粽子。我心里清楚,父亲那时微薄的工资是养活不了我们全家人的,他的工资一到手,肯定得先拿出供养我上学的那部分,剩下的才是全家的生活费。

  母亲略带沙哑的叫卖声让我心酸和难过,她远远看见我走来,是那样的欣喜若狂,这是一个母亲看见久别的孩子发自内心的喜悦。“来,快吃一个粽子,自己做的,甜的很...”我吃着刚刚剥开的粽子,除了鼻子一阵阵发酸丝毫感觉不到一丝甜味。没有想到,多年后第一次吃到的竟然是母亲为了生计而亲手做的粽子,那一口粽子的味道终生难忘。

  我们兄妹三人还那时都还没有上班,家庭的重担让母亲同时做着两份工作,一份是清洁工,每天凌晨扛起很大的扫把去扫马路,二是扫完马路天亮了再去推着架子车卖粽子。每天晚饭后,父亲会帮着母亲开始煮粽叶、包粽子、然后煮熟它。每天用手去捞出浸泡在水里的米包进粽叶,让母亲的手满是裂纹和口子,这不是一个女人应该有的手,我不能想象这双手每次伸进水里的那种刺痛会有多痛,我不能想象是什么给了母亲疲惫的身躯那股停歇不了的力量。

  无数次,我透过窗户上看着他们在厨房里忙碌到半夜的身影让我无比心痛,无数次,我痛恨自己为什么不早早上班挣钱而不让他们那么辛苦,无数次,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做有出息的人不愧对父母的这份付出。

  勤劳的母亲从来没有抱怨过命运,她总是笑着,在她心里,孩子们听话、懂事就是上苍对她的恩赐。只要学校放假,每天凌晨我都会骑上自行车带着她帮她去扫马路,她坐在后座上心情好极了,我想起妈妈每天的这份辛劳,心里却是五味杂陈。每晚包粽子时,我都会帮母亲包一会粽子、研磨豆沙馅儿,她被冰水浸泡成了白森森的粗糙的大手让我不忍直视,这就是我的母亲。我想体会一下母亲的那种疲惫的艰辛,我想让自己永远记住母亲的那份恩情,我想让自己永远不要忘了那段艰苦的生活。

  就在那时,母亲落下了椎间盘突出、胃病和腿疼、腰疼的毛病,这是我们兄妹对母亲所欠的一份债,一份永远都还不上的债。她用一个个香甜的粽子和每一次用力挥舞的扫把诠释了母爱。直到今天,无论何时何地每当我看见买粽子的架子车,都忍不住多看几眼,那种莫名的感慨直上心头。看见在烈日下扫地的清洁工,总想买瓶矿泉水给她,她让想起来我的妈妈,那个已经不再年轻甚至行动有些迟缓了的妈妈——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最爱我的人。

  又是一个端午节,粽子,让我想妈妈了,我知道她也一定在想我。粽子,让我想起那段岁月。不管我身在何处在做什么,我都能感受到母亲的每一下心跳,每一份牵挂和嘱托,母亲用她那双包粽子的双手给我上了一堂的人生课。

  粽子,让我铭记了那份母亲的情怀。

  有关粽子的抒情散文:又闻粽子香

  五点二十起床,整装待发去跑步,结果由于特殊原因去不了,所以临时决定去院子里看书,同样可以呼吸新鲜空气!于是拎了一包厚厚的书(医学类的书确实够厚,加上我要参加考试,做习题集,一次拿6本),怀揣着激昂的心情、迈着矫健的步伐,走出家门。

  刻意的、用力的、贪婪的呼吸,仿佛要将周围所有的新鲜氧气全部吸进体内。突然一股淡淡的香气扑面而来!

  这是一种特殊的香气,醇香的糯米和着枣香透过粽叶特有的味道,散发出清新而诱人的味道。是啊,又是一年五月端午将来到,谁家勤劳的母亲在凌晨已将粽子香溢满厨房,飘向整个院子?也将我的思绪带回童年。

  粽子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是深刻的。大概只因为吃到粽子就快过生日的缘故吧(我农历五月初六生日)!所以端午节在我的内心是一个盛大的节日。

  那时农村的生活条件不好,父母每年艰辛的劳作,换取的依然是贫苦的生活。在他们的生活里,没有节日假期,农忙季节更是不分昼夜的艰苦劳动,端午节也恰逢收割小麦的季节,更是忙乱!但母亲也总会忙里偷闲的给我们包粽子,这也更增添了节日的喜庆气氛。端午的前一天下午,母亲一般不去田间劳动,午饭后来不及休息,母亲就把提前准备好的材料全部拿出来,开始包粽子。粽叶一般是母亲大中午下地回来后去一个很远的水坝旁摘的(那时候觉得那个地方真的很远),然后提前煮好,糯米和红枣也是事先泡好了的。我和姐姐也经常争着抢着帮母亲包粽子。我总是包不好,还会弄坏母亲的粽叶,在粽叶宽裕的时候,母亲也不太介意我们这样折腾。对于我们,那却是一件很好玩的事。

  粽子包好之后,要放到院子里的铁锅里煮粽子。包粽子是一件技术活,煮粽子也同样非常讲究。粽子要在锅里摆放整齐,水刚好没过粽子即可,上面压一块圆形石盖,然后再盖上锅盖,这样可以避免粽子在锅里翻腾,火候也很讲究的,要温火慢慢煮,火太大也会把粽子煮烂的。也有人讲究,粽子要煮一晚,隔夜的粽子才好吃。母亲放好粽子之后,把灶堂里火生好,等锅开了之后,再填一根粗大的材火,便会带上镰刀和蒌去附近的地里割猪草(那时候农村几乎家家户户喂猪)。其实这时太阳已经偏西了,我和姐姐妹妹便在院子里守着那口咕咚的锅。

  等呀,盼呀!似乎那一个下午特别的漫长。有时也会给灶堂加一些材火,希望火旺些,再旺些,粽子的味道会随着蒸汽飘满整个院子,但我们依然趴到灶台上凑到锅盖上去闻,生怕错过每一丝的香气!

  熟了吧,总觉得香气飘来应该就可以吃了,于是就开始等母亲回来给我们捞粽子吃。我们将脚尖踮得高些、再高些,将脖子伸得长些、再长些,望眼欲穿,却总是看不到母亲的身影!

  母亲总是这样忙碌而艰辛,这也是童年里母亲给我留下的深刻的印象!

  渐渐的,暮色笼罩了整个大地。蛐蛐叫了,繁星闪了,我们也困了。记忆中的夜晚是黑暗的,窑洞里昏暗的煤油灯无法驱赶内心的恐惧,于是我们就坐在院子里继续等着。天空似乎格外闪亮,我和姐姐一起数星星,妹妹总是会靠在我们的肩膀上睡去。

  终于听到了母亲切切的脚步声和急促的呼吸声,我们欢呼着喊妈妈,母亲一边应声一边走向猪圈给猪喂草,耳边传来猪从蒌里抢草吃的声音和母亲驱赶猪的声音,顿时院子里充满生机!

  忙碌停当了,母亲便借着星光给我们捞粽子!打开锅盖,那诱人的香气再次让我们陶醉!等不及明日端午,今晚先得吃上一个才肯睡去。

  时隔多年,现在农村的条件好了很多,母亲不像往年那样匆忙了,但我们却总在各自忙碌奔波着,也很少回去陪母亲包粽子,煮粽子了。今晨突然闻到粽子香,让我再次想起儿时的粽子,想起那时辛劳的母亲!

  有关粽子的抒情散文:粽子里的乡愁

  异乡客地,越是没有年节的气氛,越是怀念旧时代的年节情景。

  端阳是个大节,也是母亲大忙特忙、大显身手的好时光。想起她灵活的双手,裹着四角玲珑的粽子,就好像马上闻到那股子粽香了。

  母亲的粽子,种类很多,莲子红枣粽只包少许几个,是专为供佛的素粽。荤的豆沙粽、猪肉粽、火腿粽可以供祖先,供过以后称之谓“子孙粽”。吃了将会保佑后代儿孙绵延。包得最多的是红豆粽、白米粽和灰汤粽。一家人享受以外,还要布施乞丐。母亲总是为乞丐大量的准备一些,美其名曰“富贵粽”。

  我最最喜欢吃的是灰汤粽。那是用旱稻草烧成灰,铺在白布上,拿开水一冲。滴下的热汤呈深褐色,内含大量的碱。把包好的白米粽浸泡灰汤中一段时间(大约一夜晚吧),提出来煮熟,就是浅咖啡色带碱味的灰汤粽。那股子特别的清香,是其他粽子所不及的。我一口气可以吃两个,因为灰汤粽不但不碍胃,反而有帮助消化之功。过节时若吃得过饱,母亲就用灰汤粽焙成灰,叫我用开水送服,胃就舒服了。完全是自然食物的自然治疗法。母亲常说我是从灰汤粽里长大的。几十年来,一想起灰汤粽的香味,就神往同年与故乡的快乐时光。但在今天到哪里去找旱稻草烧出灰来冲灰汤呢?

  端午节那天,乞丐一早就来讨粽子。真个是门庭若市。我帮着长工阿荣提着富贵粽,一个个地分。忙得不亦乐乎。乞丐常常高声地喊:“太太,高升点(意谓多给点)。明里去了暗里来,积福积德,保佑你大富大贵啊!”母亲总是从厨房里出来,连声说:“大家有福,大家有福。”

  乞丐去后,我问母亲:“他们讨饭吃,有什么福呢?”母亲正色道:“不要这样讲。谁能保证一生一世享福?谁又能保证下一世有福还是没福?福要靠自己修的。时时刻刻要存好心,要惜福最要紧。他们做乞丐的,并不是一个个都是好吃懒做的,有的是一时做错了事,败了家业。有的是上一代没积福,害了他们。你看那些孩子,跟着爹娘日晒夜露地讨饭,他们做错了什么,有什么罪过呢?”

  母亲的话,在我心头重重地敲了一下。因而每回看到乞丐们背上背的婴儿,小脑袋晃来晃去,在太阳里晒着,雨里淋着,心里就有说不出的难过。当我把粽子递给小乞丐时,他们伸出黑漆漆的双手接过去,嘴里说着:“谢谢你啊!”眼睛睁得大大的,看我一身的新衣服。他们有许多都和我差不多年纪,差不多高矮。我他们为什么当乞丐,我为什么住这样大房子,有好东西吃,有书读?想想妈妈说的,谁能保证一生一世享福,心里就害怕起来。

  有一回,一个小女孩悄声对我说:“再给我一个粽子吧。我阿婆有病走不动,我带回去给她吃。”我连忙给她一个大大的灰汤粽。她又说:“灰汤粽是咬食的(帮助消化),我们没什么肉吃呀。”我听了很难过,就去厨房里拿一个肉粽给她,她没有等我,已经走得很远了。我追上去把粽子给她。我说:“你有阿婆,我没有阿婆了。”她看了我半晌说:“我也没有阿婆,是我后娘叫我这么说的。”我吃惊地问:“你后娘?”她说:“是啊!她常常打我,用手指甲掐我,你看我手上脚上都有紫印。”

  听了她的话,我眼泪马上流出来了,我再也不嫌她脏,拉着她的手说:“你不要讨饭了,我求妈妈收留你,你帮我们做事,我们一同玩,我教你认字。”她静静地看着我,摇摇头说:“我没这个福份。”

  她甩开我的手,很快地跑了。

  我回来呆呆地想了好久,告诉母亲,母亲也呆呆地想了好久,叹口气说:“我也不知道要怎样做才周全,世上苦命的人太多了。”

  日月飞逝,那个讨粽子的小女孩,她一脸悲苦的神情,她一双吃惊的眼睛,和她坚决地快跑而逝的背影,时常浮现我心头,她小小年纪,是真的认命,还是更喜欢过乞讨的流浪生活。如果她仍在人间的话,也已是年逾七旬的老妪了。人世茫茫,她究竟活得怎样,活在哪里呢?

  每年的端午节来临时,我很少吃粽子,更无从吃到清香的灰汤粽。母亲细嫩的手艺,和琐琐屑屑的事,都只能在不尽的怀念中追寻了。

文章标题: 有关粽子的散文
文章地址: http://www.wyxyl.com/sanwen/80276.html

[有关粽子的散文] 相关文章推荐:

Top